“三提三知”练就服务群众真本领
发布日期:2022-07-30 01:06   来源:未知   阅读:

  1998年出生的东北小伙儿董治朔笔记本里藏着一份“秘笈”——一张江苏淮安盱眙县天泉湖镇陡山村的微型地图。地图中,36个村民小组的460户村民住址都被清晰地标注,这是他历时3个多月用脚步丈量的。

  2020年8月,作为选调生的董治朔担任陡山村党总支副书记。刚到村里时听不懂当地方言,“咋做群众工作呢?”这让他犯了难。

  第一个周末,董治朔跟随村里工作人员走访,一口气拜访了村里70多位老干部、老党员。很快,他便与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

  之所以能让董治朔这样的年轻选调生迅速融入基层,是源于盱眙县2014年在乡镇、村(社区)干部中推行的“三提三知”工作法,即要求基层工作人员做到“提户知人”“提人知事”“提事知情”,让基层工作人员走进群众、深入群众、更好地服务群众。

  2015年,江苏省委组织部在全省范围内推行“三提三知”工作法。2019年,此工作法写入《新时代江苏基层党建“五聚焦五落实”三年行动计划》。如今,在基层的大熔炉、大课堂中,基层年轻干部带着真心访民情、带着细心问民需、带着诚心解民忧,用“铁脚板”练就一身服务群众的真本领。

  淮安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孙虎表示,选调生到基层接受培养锻炼,是加速年轻干部成长的有效途径,也为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增添了青春力量。

  芒种时节,风吹麦浪,陡山村的空气中弥漫着板栗花香。5月31日,董治朔来到何志海家走访。

  68岁的何志海10年前突发脑血管破裂,导致言语功能受损。他的妻子也患慢性病,需要长期服药,大儿子、二儿子不幸意外去世,小儿子此前在外打工,回乡后一直没找到工作。

  最近,董治朔张罗着给何志海的儿子找工作,县里的两家企业刚好在招人,每月工资七八千元。董治朔说,这两年村里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游客多了,村里开了好几家农家乐,“去学个厨师也不错”。何志海听了很感动。

  每逢周末,很多镇里上班的年轻人都会跑到县城里过周末,而董治朔却“泡”在村里。如今,他对每家每户的情况如数家珍,村民谈起这位小董书记都竖起大拇指。

  78岁的金银桂是村里的老党员,3个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董治朔一有空就登门陪他们拉家常。慢慢地,董治朔得知,金银桂做过膝盖手术,不能过多劳累,老伴也患有严重的心脏病。

  董治朔把这些情况记在笔记本上,并就老两口日常服药等情况做了详细记录。他的笔记本中还记录了很多故事。比如,村民陈学春被蛇咬了,一直靠“土方子”治疗,伤口溃烂。经过协调,董治朔专门从镇卫生院请了一名医生上门为陈学春诊治,直至痊愈。

  走进黄花塘镇旧铺社区,眼前青砖黛瓦与文艺彩绘融为一体,柏油马路与娇艳黄花相映成趣,楼房巷道整齐洁净。

  革命老区黄花塘镇,曾经土路配红砖房,烂塘堆垃圾,每到夏季,空气中就飘着家禽粪便的味道,且农民收入低、农村集体经济薄弱。近年来,盱眙县把农房改善作为乡村振兴的牵引性工程,目前累计有8100余户群众喜迁新居。

  1994年出生的山西长治人郭一帆也是一名选调生。2020年硕士毕业后,他来到旧铺社区担任党总支副书记。在他眼里,随着农房改善,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村民也适应了新农村生活。“为了做好社区治理工作,群众需求什么、治理需要什么,我们就在哪方面下功夫。”郭一帆说。

  71岁的李志英夫妇自1980年起就住在瓦房内。2020年,他们搬进新房子。200平方米的“农村别墅”让李志英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有奔头。除了原来的收入,李志英每月还能领到社区发放的200多元“老人钱”。不过,李志英还惦记着,“能种种地,锻炼锻炼身体”。

  原来,旧铺社区的“农村别墅”为每排3幢。李志英家为中间户,没有多余的小菜地。了解到相关情况后,郭一帆与村里工作人员为村民在每排“农村别墅”两侧开辟了6块小菜地,每户分得两块。如今,李志英自家菜地里的生菜绿油油,茄子、黄瓜沉甸甸地挂在枝头。

  在郭一帆看来,要做到“提人知事”就得摸清社情民意,清楚老百姓的需求并为他们提供服务和帮助。91岁的朱怀章是社区里最年长的党员。他25岁入党,党龄已有60多年。“朱爷爷家4代人,其中3代都是党员。他的重孙子在北京当兵。”对老人家的情况,郭一帆信手拈来。

  朱爷爷的3个儿子、1个女儿都在外地生活。郭一帆常来陪老人聊天,还时常下厨做几道家常菜,陪老人吃饭。朱怀章很开心,总会从抽屉里拿出“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细细抚摸着。那一刻,郭一帆感觉和朱爷爷更亲近了。

  盱眙县淮河镇洪建村临近淮河,水网交错,当地村民多以养殖螃蟹、小龙虾等为生。“年景好的时候,一年能赚20多万元。”90后养殖户段夫龙说。

  作为村里的螃蟹养殖大户,他承包了120多亩蟹塘。他的螃蟹每公斤出货价为30多元,而市场价远高于这个价格。朱小磊建议段夫龙试试互联网销售。“我养螃蟹是一把好手,但对电脑一窍不通。”段夫龙尴尬地说。

  1997年出生的朱小磊是淮河镇洪建村党总支副书记。作为本地人,他对这里的风土人情颇为了解,“这是我的优势”。在与村民打交道的过程中,朱小磊瞄准村民最关心的问题。他想到洪建村于2019年成立的“祥优”水产合作社。利用网络平台,该村线上销售的粽子等农副产品广受好评。随后,段夫龙也被拉进合作社。

  今年3月,段夫龙在蟹塘投放了一批蟹苗。一直到4月,蟹塘里的水草还没有长起来。“这会影响螃蟹蜕壳,进而影响发育。”段夫龙急需一些化肥,使水草加速生长。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运送药品的车辆不能进入蟹塘。焦急的段夫龙找到了朱小磊。让他没想到的是,朱小磊得知消息后立即联系了村里、镇里的相关工作人员,为运送药品的车辆开具了出入许可证。进行消杀、贴封条等一系列操作后,车辆直接开到了蟹塘边,现场卸货、下药……5月时,段夫龙事先储备的饲料开始告急,他再次向朱小磊求助。“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投资的50多万元就打水漂了。”段夫龙说。

  再过几个月,段夫龙养殖的秋蟹就要上市了。“到时候我们给你设计好包装礼盒,在线上直播。我来帮你!”朱小磊的话让段夫龙很安心。

  朱小磊发现,村里懂电商运营的人很少。淮河镇举办电商专业培训班,朱晓磊为村干部、螃蟹养殖大户都报了名。

  “这两年螃蟹的行情不错,村里的其他养殖户都挣了钱,只有我的蟹塘一直在亏损。”养殖户罗元宝找到朱小磊诉苦。原来,罗元宝养殖的螃蟹成活率很低,连年亏损。

  为此,朱小磊邀请了母校南京农业大学的老同学、河蟹养殖专业硕士研究生邰小飞,为螃蟹进行“上门问诊”。经过一番检查,他们发现水塘内“水草挂脏”,一些水草已死了,“这会影响螃蟹蜕壳,所以养不出大螃蟹”。

  于是,罗元宝认真清洗了水塘里的水草。如今,蟹塘恢复了往日生机。看着螃蟹苗一天天长大,罗元宝充满期待。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1998年出生的东北小伙儿董治朔笔记本里藏着一份“秘笈”——一张江苏淮安盱眙县天泉湖镇陡山村的微型地图。地图中,36个村民小组的460户村民住址都被清晰地标注,这是他历时3个多月用脚步丈量的。

  2020年8月,作为选调生的董治朔担任陡山村党总支副书记。刚到村里时听不懂当地方言,“咋做群众工作呢?”这让他犯了难。

  第一个周末,董治朔跟随村里工作人员走访,一口气拜访了村里70多位老干部、老党员。很快,他便与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

  之所以能让董治朔这样的年轻选调生迅速融入基层,是源于盱眙县2014年在乡镇、村(社区)干部中推行的“三提三知”工作法,即要求基层工作人员做到“提户知人”“提人知事”“提事知情”,让基层工作人员走进群众、深入群众、更好地服务群众。

  2015年,江苏省委组织部在全省范围内推行“三提三知”工作法。2019年,此工作法写入《新时代江苏基层党建“五聚焦五落实”三年行动计划》。如今,在基层的大熔炉、大课堂中,基层年轻干部带着真心访民情、带着细心问民需、带着诚心解民忧,用“铁脚板”练就一身服务群众的真本领。

  淮安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孙虎表示,选调生到基层接受培养锻炼,是加速年轻干部成长的有效途径,也为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增添了青春力量。

  芒种时节,风吹麦浪,陡山村的空气中弥漫着板栗花香。5月31日,董治朔来到何志海家走访。

  68岁的何志海10年前突发脑血管破裂,导致言语功能受损。他的妻子也患慢性病,需要长期服药,大儿子、二儿子不幸意外去世,小儿子此前在外打工,回乡后一直没找到工作。

  最近,董治朔张罗着给何志海的儿子找工作,县里的两家企业刚好在招人,每月工资七八千元。董治朔说,这两年村里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游客多了,村里开了好几家农家乐,“去学个厨师也不错”。何志海听了很感动。

  每逢周末,很多镇里上班的年轻人都会跑到县城里过周末,而董治朔却“泡”在村里。如今,他对每家每户的情况如数家珍,村民谈起这位小董书记都竖起大拇指。

  78岁的金银桂是村里的老党员,3个孩子都在外地工作。董治朔一有空就登门陪他们拉家常。慢慢地,董治朔得知,金银桂做过膝盖手术,不能过多劳累,老伴也患有严重的心脏病。

  董治朔把这些情况记在笔记本上,并就老两口日常服药等情况做了详细记录。他的笔记本中还记录了很多故事。比如,村民陈学春被蛇咬了,一直靠“土方子”治疗,伤口溃烂。经过协调,董治朔专门从镇卫生院请了一名医生上门为陈学春诊治,直至痊愈。

  走进黄花塘镇旧铺社区,眼前青砖黛瓦与文艺彩绘融为一体,柏油马路与娇艳黄花相映成趣,楼房巷道整齐洁净。

  革命老区黄花塘镇,曾经土路配红砖房,烂塘堆垃圾,每到夏季,空气中就飘着家禽粪便的味道,且农民收入低、农村集体经济薄弱。近年来,盱眙县把农房改善作为乡村振兴的牵引性工程,目前累计有8100余户群众喜迁新居。

  1994年出生的山西长治人郭一帆也是一名选调生。2020年硕士毕业后,他来到旧铺社区担任党总支副书记。在他眼里,随着农房改善,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村民也适应了新农村生活。“为了做好社区治理工作,群众需求什么、治理需要什么,我们就在哪方面下功夫。”郭一帆说。

  71岁的李志英夫妇自1980年起就住在瓦房内。2020年,他们搬进新房子。200平方米的“农村别墅”让李志英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有奔头。除了原来的收入,李志英每月还能领到社区发放的200多元“老人钱”。不过,李志英还惦记着,“能种种地,锻炼锻炼身体”。

  原来,旧铺社区的“农村别墅”为每排3幢。李志英家为中间户,没有多余的小菜地。了解到相关情况后,郭一帆与村里工作人员为村民在每排“农村别墅”两侧开辟了6块小菜地,每户分得两块。如今,李志英自家菜地里的生菜绿油油,茄子、黄瓜沉甸甸地挂在枝头。

  在郭一帆看来,要做到“提人知事”就得摸清社情民意,清楚老百姓的需求并为他们提供服务和帮助。91岁的朱怀章是社区里最年长的党员。他25岁入党,党龄已有60多年。“朱爷爷家4代人,其中3代都是党员。他的重孙子在北京当兵。”对老人家的情况,郭一帆信手拈来。

  朱爷爷的3个儿子、1个女儿都在外地生活。郭一帆常来陪老人聊天,还时常下厨做几道家常菜,陪老人吃饭。朱怀章很开心,总会从抽屉里拿出“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细细抚摸着。那一刻,郭一帆感觉和朱爷爷更亲近了。

  盱眙县淮河镇洪建村临近淮河,水网交错,当地村民多以养殖螃蟹、小龙虾等为生。“年景好的时候,一年能赚20多万元。”90后养殖户段夫龙说。

  作为村里的螃蟹养殖大户,他承包了120多亩蟹塘。他的螃蟹每公斤出货价为30多元,而市场价远高于这个价格。朱小磊建议段夫龙试试互联网销售。“我养螃蟹是一把好手,但对电脑一窍不通。”段夫龙尴尬地说。www.776565.com

  1997年出生的朱小磊是淮河镇洪建村党总支副书记。作为本地人,他对这里的风土人情颇为了解,“这是我的优势”。在与村民打交道的过程中,朱小磊瞄准村民最关心的问题。他想到洪建村于2019年成立的“祥优”水产合作社。利用网络平台,该村线上销售的粽子等农副产品广受好评。随后,段夫龙也被拉进合作社。

  今年3月,段夫龙在蟹塘投放了一批蟹苗。一直到4月,蟹塘里的水草还没有长起来。“这会影响螃蟹蜕壳,进而影响发育。”段夫龙急需一些化肥,使水草加速生长。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运送药品的车辆不能进入蟹塘。焦急的段夫龙找到了朱小磊。让他没想到的是,朱小磊得知消息后立即联系了村里、镇里的相关工作人员,为运送药品的车辆开具了出入许可证。进行消杀、贴封条等一系列操作后,车辆直接开到了蟹塘边,现场卸货、下药……5月时,段夫龙事先储备的饲料开始告急,他再次向朱小磊求助。“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投资的50多万元就打水漂了。”段夫龙说。

  再过几个月,段夫龙养殖的秋蟹就要上市了。“到时候我们给你设计好包装礼盒,在线上直播。我来帮你!”朱小磊的话让段夫龙很安心。

  朱小磊发现,村里懂电商运营的人很少。淮河镇举办电商专业培训班,朱晓磊为村干部、螃蟹养殖大户都报了名。

  “这两年螃蟹的行情不错,村里的其他养殖户都挣了钱,只有我的蟹塘一直在亏损。”养殖户罗元宝找到朱小磊诉苦。原来,罗元宝养殖的螃蟹成活率很低,连年亏损。

  为此,朱小磊邀请了母校南京农业大学的老同学、河蟹养殖专业硕士研究生邰小飞,为螃蟹进行“上门问诊”。经过一番检查,他们发现水塘内“水草挂脏”,一些水草已死了,“这会影响螃蟹蜕壳,所以养不出大螃蟹”。

  于是,罗元宝认真清洗了水塘里的水草。如今,蟹塘恢复了往日生机。看着螃蟹苗一天天长大,罗元宝充满期待。